> 公务员 > 新闻动态 > 正文

金庸捐千万“书舍”变会所 最低消费500元

更新时间:2019-09-19 03:01点击数:文字大小:

书舍变会所,相信这一幕金大侠并不愿看到


   “云松书舍”大门


金庸入住云松书舍时曾题词


 书舍中的松风明月楼

    1996年,金庸先生将自己耗资千万建成的西子湖畔“云松书舍”捐赠给杭州市人民政府。但时过多年,记者近日接到投诉,反映云松书舍已经改为高档会所。
    主楼“松风明月楼”楼上楼下每天中午和晚上各设两席,最低消费每人500元起,加上酒水,每餐动辄上万元。
    这里很多菜名都和金庸武侠小说有关,如黄蓉戏七公等。喝茶,是100元一位。
    5月16日,记者随同反映情况的杭州西湖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洞探访云松书舍,沿着西湖向灵隐寺方向西行,一路浓荫蔽日,云松书舍在杭州西子湖和北高峰之间,位于杭州钱塘十八景之“九里云松”起点,又在康熙帝御笔西湖十景“双峰插云”之碑亭侧,原属于杭州植物园。庭院深深,花香鸟啭,无疑是读书幽胜所在。
  {侠之大宅}
    恍如尘世中一世外桃源
    云松书舍大门气派不凡,横匾“云松书舍”四字由汪道涵先生题名,左右分别是金庸自撰那副著名的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4字囊括了金庸《笑傲江湖》等14部武侠小说。
    云松书舍是苏州园林格局,白墙乌檐,亭台楼阁,水榭池塘一应俱全,一进是会客厅“耕耘轩”,二进是书斋“赏心斋”和主楼“松风明月楼”,其间以回廊相连,回廊又缀以不同花式的窗框,从每一窗框下走过,展现不同景观,有的是萧萧竹林,有的是茂密的桂树、苍劲的松。
    回廊墙壁上还刻着金庸小说壁画,从靖哥哥俏黄蓉到乔帮主令狐冲韦小宝陈家洛一应俱全,栩栩如生。
    书舍不售门票,游客随意进出,清风徐来,松竹微动,虽坐落于闹市之中,但周边环境幽美,恍如尘世中一世外桃源。
  {侠之大者}
    “书舍建得太美满,应公诸同好”
    根据书舍内碑记,云松书舍由香港知名人士查良镛(金庸)先生出资兴建。金庸先生修建云松书舍的初衷为“以供藏书写作和文人雅集之用。”
     云松书舍于1994年10月奠基并开始兴建,建成后又由香港公司装修。
     整个云松书舍占地3200平方米,建筑面积1100平方米,耗资1400余万元,均由金庸先生一人承担。
    据金庸先生好友、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告诉中新网记者,云松书舍是杭州市政府出地、金庸出资而建,包括装修总投资应该在2000万之上,均由金庸先生出资,这在上世纪90年代是一笔巨资。
    “金庸先生只在云松书舍住过一个晚上”,张浚生透露,1996年云松书舍建成后,金庸先生觉得书舍建得太美满了,又在西子湖畔,不应由他一人独享,应公诸同好,让普通人都能分享美景,所以决定将云松书舍无偿捐赠给杭州市,杭州市政府也曾对金庸先生的高风亮节予以表彰。
    就在1996年11月5日捐赠仪式后,那一晚金庸夫妇和张浚生夫妇入住云松书舍“松风明月楼”,金庸下棋写字,品茗畅谈,第二日即飘然离去,此后再没有入住书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记者在听张浚生叙述往事时,不禁想起金庸作品《神雕侠侣》中郭靖说的一句话。
    {侠之大餐}
    最低消费500元,喝茶100元一位
    记者走进云松书舍的书斋“赏心斋”,内悬“素竹清芬”牌匾,满柜金庸各种版本的武侠小说,窗外芭蕉浓绿掩映,正在记者陶醉之时,突然闻到一股油烟味扑鼻而来。
    据杭州西湖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洞告诉记者,自金庸先生捐赠云松书舍以后,杭州西湖文化研究会等一些文化单位陆续入住云松书舍,研究会在此挂牌也经常在此开展文化活动,书舍对外开放,游客在书舍喝茶,人均消费35元。
    但2008年3月云松书舍重新装修,西湖文化研究会也被“清理”出门。等到装修结束,张洞他们发现书舍里面开起了豪华会所,提供餐饮服务。
    书舍内一工作人员则向记者介绍说,主楼“松风明月楼”楼上楼下每天中午和晚上各设两席,最低消费每人500元起,加上酒水,每餐动辄上万元,菜式为杭帮菜和谭家菜,消费以单位为主。据曾经在此用餐的网友透露,这里很多菜名都和金庸武侠小说有关,如黄蓉戏七公等。而喝茶,是100元一位。西湖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洞说,这样的标准,他们这样的文化单位消费不起,所以他们再也没有在云松书舍举行过学术研讨活动。他还发现,主楼“松风明月楼”楼上卧室金庸购置的卧床等一些贵重家具也不见了。记者来到主楼“松风明月楼”二楼,居中是一豪华餐厅,摆有餐桌,左右原是金庸夫妇卧室,现在空空荡荡。据服务员透露,这里也将装修改造为餐厅,供领导随员就餐。
    {侠之何在?}
    金大侠高风亮节反被牟利
    记者随后联系云松书舍的管理方杭州灵隐管理处,该处管理科一范姓科长对记者表示,云松书舍里面会餐很少。范科长吐露,云松书舍目前是和内部员工签订合同,每年的租金为45万元。对于书舍内的大餐,范科长一再强调很少,并称主要为单位内部,对于记者反映的情况,她表示感谢。金庸先生好友、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说,当初金庸先生不贪一己之利捐赠云松书舍,其高风亮节目的是为了让社会分享而非牟利,现在云松书舍的豪华大餐,他觉得不是滋味。
    记者连线金庸好友:金先生心里应该不会高兴
    昨晚,记者也联系到金庸先生的好友潘耀明,听完记者的讲述,他感到有点吃惊,但他同时表示,“既然这个书舍已经捐赠出去了,以我对金庸先生的了解,他不会对此事多说什么的,但他心里应该不会高兴,因为他捐赠的初衷,是为了推广文化发展。”
    金庸之子: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该篇报道也在微博上引发网友热议,昨晚,记者电话联系到金庸儿子查传绸,听到记者转述的有关“云松书舍”被改造成会所牟利的新闻,他表示,“我很少上网,还不知道有这个新闻,所以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记者追问他是否会将该消息转呈给父亲金庸,他说:“暂时没这个打算。”


 


图文信息